Soul Temptation
All ABout Nigel.Ye


|日志 |豆瓣 |乱拍


关于朋友

 

打从2003年从家乡出来广州读书,细数我在广州已经待有5年的时间。那年一人乘着火车,拖着两大箱行李,一个人来到学校报道,办理妥当一切入学手续,最终累得趴在空荡荡的宿舍时。然后看着未来的同学一个个都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一起送过来报到,最终还是忍不住掉下眼泪。

读书三年,实习一年,认识的同学不算少,只是能称的上算是朋友的却少之又少。爱好相近,话题甚广,又能说能笑的,也只是一两个吧!而儿时一起由小玩到大的伙伴在03-06年大都还在广州,不过却在我毕业那年全都跑深圳去了,整天电话上说“天堂向左,深圳向右”,却没一个肯回来广州,真是困惑,留我一人在广州。

从初二开始接触网络,使用QQ,到现在刚好10个年头,接触网络时间长,认识的网友也很多,碍于原则问题,向来都把网络跟现实区分的很清楚。网络归网络,现实归现实,两者几乎没有交叉点!这是我的原则,不过这个原则正在慢慢给瓦解。因为珠江宽频的垃圾网络,使用豆瓣那类型简洁的网站时间越来越长,碍于其特性,能认识很多爱好相同,能彻夜长聊的“朋友”。长期对于网络是抱着又爱又恨的心情,网络上那喜好,性格都接近的“朋友”越来越多得融入生活,但在自己的生活圈子,工作圈子,或是社交圈子却完全找不着这样的人,何况网络给人太多的虚幻跟不真实感,很多时候自己都在想,加入那天,网络不存在了,网络上的朋友都找不着了,那自己现在的生活应该是怎样的呢?或许这个假设不会成立,而也这仅仅是个假设。

从来都是有话直说的人,通常我会在日记本上手写日记,然后摘录些放在blog上边。我身边的网络上的朋友们,很高兴能在网络上认识你们,也很高兴能在现实生活中与你们一起,上篇日记只是说出内心的隔膜,只是那隔膜是我个人对网友跟现实中的朋友的看法不同,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我对朋友的要求或许高了点。希望你们别太在意。正如a sun之前说的那句话:“你们从来都不知道我多么害怕失去你们。”这句话或许就是我现在的真实写照吧。

无聊之余又敲下这么多文字,估计又给某某大叔说装B,厉害的说,我装B10年,自己却一直不知道,我真是TMD的太厉害啦。我太牛X啦。嘿嘿

这是豆瓣的豆邮一:

加陌生人为好友接受后有这一豆油 :

当我打开这豆油时,看着上面这段文字,确实震撼到了。

看了此人的blog后,考虑了很久,我敲下如下回复

 

 然后那人继续回复如下文字:

或许我正如怪叔所说:“静风是个搭讪达人。”我当这句是赞美语。

不过网络发展到现在,网络跟现实已经很难区分了,广州影像的活动发展到现在,很多活动更多的是朋友聚会。

末了。我在这里弱弱的问一句:“我在广州的朋友很少,如果我把你们当我现实中的朋友,你们会嫌弃我不”。

最后:如果你能看到这里,我送你一首歌来自:

岩井俊二监督作品电映原声大碟精选-Forever Friends(手动播放)

夜游白云山&观日出

 

 

初夏,广州一群年轻的年轻人,抱着两个西瓜,基本上人手一部相机,在白云山北门聚集,然后浩浩荡荡往山顶进发。

 

途中:

1. 馒头继续发挥冷场王的角色,说了一个没人听得懂的笑话,自己笑的乐呵呵,旁人都莫名奇妙。

2. 阿鬼女王跟小孩比跑步上山,结果不敌一10岁小孩。

3. 13幺冲动的买了个球拍,虽然很便宜,不过似乎在夜晚的山上没多大效用,反而成后来通顶那群人的累赘。

4. 中途大西瓜落地开花,akuma下体吃西瓜了,下体湿透。

5. 山顶公园的“红灯区”一行人霸占了整个亭,在那里拍集体照,扮嫖客,小姐跟老鸨。

6. 一批人中途落山,少数人继续夜游白云山,其间先前预言的人手一半签到簿,果然差不多了,印象比较深的是另外个西瓜上雕画的精虫,我们早上吃西瓜还在开玩笑说谁吃到了那精虫!

 

中途大部分人下山了,剩下akumadansugar.3leaf、简称ADSL战队、阿鬼,行猫、还有我,收集剩下的物资继续留在白云山向山顶-摩星岭 进发(leaf在众人下山后,才从澳门回到广州,上山顶公园与我们会合)。

 

一路停停走走,嘻嘻哈哈,走向最高峰,沿途路灯逐渐关闭,我们最终在往山顶的一转角处停留下来。因为那边有凉爽的风,迷人的夜景,而且很安静宜人。

 

深夜2点一直待到5点,期间似乎一直在吹水,嬉笑的,下半夜头脑向来不清醒,何况我这个老人跟ADSL战队还是有一定隔膜的说,忘记了晚上在聊了些什么,只想着快点天亮,等着日出然后回公司睡觉。

 

5点,东方出现了微亮,天际边的云慢慢被点燃,,那是太阳升起的地方。打开相机,调小快门,IS0值,加大曝光时间,出来的图片很柔和很迷人。

 

5点一直到近7点,一边拍照一边聊天,感叹日出之美好,不知错过多少个迷人的日出。

其实不然,日出很美好,不过限于周边环境所困扰,能在山顶熬夜看日出的人,能有几个呢?风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碰上了,我会先慢慢欣赏,然后用手中可用的工具记录下来。

 

At The End! Anyway-虽然一起在白云山深夜游荡至天明,途中不什么话题都聊,还是感觉期间有层很厚的隔膜,这就是人与人相处的方式问题嘛?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一行人结伴同游,以相同的姿势相互慰藉。在深夜3点,还有人陪自己在白云山顶游荡吹水,吹啤酒,吃花生,吃西瓜,能这样,我已经很满足。

 

 

至少我认识你们,还能与你们一起结伴同行。

 

更多日出精彩图片看这里>>





『 第 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