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 Temptation
All ABout Nigel.Ye


|日志 |豆瓣 |乱拍


东山追"日"记

 

 

东山追""

 

时间应该是720号,在百般聊赖的午后,一群年青人三三两两的逐渐聚集在东山新河浦,走在昔日属豪宅区域的街道上,一边嘻嘻哈哈,一边松松散散的向有太阳光线出没的方向进发,然后在接到街道间看到时隐时现的日光,大喊“日啊”。然后阿小日回头一笑,你叫我干嘛!(此烂gag 纯属虚构,如有雷同 实属巧合)

 

东山新河浦介绍:

广州东山新河浦路、恤孤院路一带,清静而整洁。马路不宽,两边却生长着葱郁的古木,有盘根错节的大榕树,也有高大袅娜的玉兰树,洒落一地清凉的绿意。

 

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掩映其间的一栋栋洋房民居楼。它们一般单家独院,高两三层,红砖清水墙,具有典雅的西式风格的柱廊。这些房子新旧程度不一,有的略显陈旧,斑驳的外墙无语话沧桑;有的则经过一番修葺和翻新,窗户宽大明亮,雪白的纱帘翻飞,别具韵味。

 

这一片洋房,便是上个世纪达官贵人、华侨商富的居住地。先是从海外归来的侨胞,在昔日的郊野建起一批西式住宅;接着,高官显贵、军政要员,也纷纷来这里大兴土木,结庐营宅。一时间,“东山洋房”如雨后春笋般矗立,形成与“西关大屋”迥异的独特景观。

 

这些洋房里,还曾经活跃着一个时代的风云人物:毛泽东、陈独秀、李大钊、谭延闿、陈济棠……重温这段历史,依然让人觉得惊心动魄。

 

走近东山洋房,我们仿佛触摸到那个风雷激荡时代,这个城市急速跳动的脉搏。

 

文字引用自:http://travel.nynews.gov.cn/gnly/hn/h1/2007-06-06/8075.html

 

经常坐车路过新河浦。813去程跟回程都穿街过巷,路过N多新河浦的街道,街道两旁有很浓厚的异域气息。一直想好好拍下新河浦,碍于拍摄机器所限制,在狭隘的街道,个人认为应该用广角镜头。正好数码送修,然后手头上有部新入手的 VIVITAR 22mm 广角傻瓜机子,塑料镜头,在对着阳光斜射时,按动快门,胶片瞬间变得流光溢彩!

我是个懒人:上图!!!!

更多照片:http://www.bababian.com/set/3/C3798C581C58FB919511EF6D8B731C53DS

邂逅

原图 :http://pic.yupoo.com/nigely/2521763483fe/ebkrel9c.jpg 

 

邂逅

 

忘记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坐着公车从起始发车站坐到总站,挑个中间靠窗的位置,面前有大面积的玻璃,有最好的视野,耳朵里塞着MP3,默默观察沿途的风景,还有路旁行人的姿势表情。

 

广州市区不算大,不过要徒步从一条公车线路的始发站走到终点站,怕是半天也走不完。的确,全程2块,最长的路线下来可以坐一个半小时,加上途中塞车的时间,最长能到两个小时,从广州的最南端走到最北端。而公车设置的线路又是曲折迂回,兜街兜巷的,于是乎,除了暴走,坐着兜街兜巷的的公车去发现周边有爱的景点,当是踩点,然后下次过去周边扫街,这也是个选择。

 

记忆中的八月,总是奔波在烈日跟暴雨中。衣服在烈日下湿了又干,然后又湿,如此往返。嫌天堂伞太重,出门总是把雨伞拿在手中掂了掂,然后丢一旁,结果总是在大雨来临时候狼狈跑到公车站或大厦门口前避雨。

 

清楚记得台风来袭时的那天,上午下午都在外边面试,顶着台风扫过建设大马路一直到建设六马路,然后转至淘金路,在表哥茶餐厅吃了至FB的烧鹅比饭加一冻奶茶,然后下午继续面试,然后又逛了花园酒店跟白云宾馆,最后乘车去电脑城送修耳塞,在夜间7点走至小山坡对面的车站时,坐在台阶上等人,一边吹着强劲的台风一边等,最终还是太累放弃继续等人,坐车回家。

 

选曲来自杜琪峰-《暗战》,向来以耍帅出名的华仔凭借这戏首夺影帝,场景出自香港特色的小巴,受伤的华仔邂逅刚刚出道青春可人的蒙嘉慧!

 

邂逅,记不清自己与多少人邂逅,又有多少人跟自己成了朋友!

邂逅,应该是网络上的比较多吧,所有路过又或是特地过来的朋友!

 

 





『 第 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