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l Temptation
All ABout Nigel.Ye


|日志 |豆瓣 |乱拍


故事的角色

王杰早年成长经历坎坷,从而了声音中充满沧桑跟悲戚感。这是王杰的首张粤语唱片。也是综合评价最好的一张专辑。同期也录有黑胶唱盘。

由于专辑制作精良,CD跟黑胶都热卖,乐迷也喜欢王杰唱腔中的沧桑跟流浪感,以致此张专辑之后,唱片都是这个基调了。Martin说这张专辑是王杰最好的一张,我也同意,因为这张基本上都可以算是精选辑而不是一张专辑。年前跟 Martin 一起迷黑胶,然后在他家挖出了这张黑胶盘重温。甚是怀念。在此特地发出来给广大乐迷一起分享。

Artist: 王杰
Year: 1989
Lable: 华纳

01.故事的角色
02.可能
03.我笑我哭
04.温柔的你
05.每一个梦
06.酒醉酒醒
07.几分伤心几分痴
08.一无所有
09.不可能
10.生和死
11.人去房空

下载:》》

SALUTE.

童年时的黑胶记忆,港版的数哥哥这张“SALUTE”,还有张是王杰的“故事的角色”,都是1989年出品。

此外,喜欢封面的朋友有可发邮件至nigelye@163.com索取大图。

(以下文字来自: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1776867/)

《向Salute致敬,向张国荣致敬》

几个不能安睡的夜晚,我开始为这一张唱片作筹备工作!一直以来都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而这感觉亦极可能潜伏在每一个歌者的心底深处,就是希望能够有机会去演绎一些其他歌手的精彩作品! 我得承认这张唱片在制作上比起其他我个人的唱片更加困难,理由是因为已有“珠玉在前”!但为了能够将自己一直以来喜欢的作品演绎出来,我唯有尽心地去将每一首作品努力地唱好! 最后,亦是这张专辑面世的最主要原因,便是将每一首翻新的作品送给原来歌曲的主唱者、作曲者、填词人、编曲人,以作为他们在乐坛辛苦耕耘的回报及我个人向他们的SALUTE。

-- 张国荣《Salute》大碟自序

重新翻开这张专辑的时候,恍如隔世。
1989年,香港流行乐的黄金年代,谭张梅演绎出香港乐坛的经典传奇,许冠杰余音尤在,同时亦不乏林子祥陈百强林忆莲等疾风劲草,今日重看,无一不是唱作俱佳的殿堂级人物,当日之耳福眼福,真是羡煞今日我等。
尚记得初次拿到这张唱片时的余温,忧郁的蓝色衬出一张倾倒众生的俊秀面庞,在当时的环境之下,唱片设计远不及今日美伦美奂,但这张《Salute》,单是其特别的封面设计,已经抢得不少分数。
其时的张国荣,尚未触摸虞姬的脉搏,只是一个生逢盛世的忧郁美男,但不得不提的是,1989年的张国荣,凭籍一张《SUMMER ROMANCE》,终于全面压倒其时冲劲渐失的谭咏麟,坐上香港流行乐坛男歌手王座,正值意气风发,向乐坛致敬的念头亦日渐强烈,几番努力之下,终于有了这张翻唱专辑,由于专辑收益最终全数捐赠慈善机构,在已经全面商业化的香港乐坛引发无数怀疑目光,若乾年后,时任新艺宝总监的陈少宝更曾回忆起张国荣为出版这张大碟费了不少口舌心机,今日看来,成为无数粤语歌迷心中经典,也算是回报斯人。
《Salute》甫一出街,即在港岛街知巷闻,成为一张叫好又叫座的翻唱专辑,亦成为香港流行乐史上翻唱类大碟难以逾越的高峰,与其同时或近期的,先后有阿伦和阿梅的翻唱专辑,今日已经无多少人再提起就是最佳明证,直至若乾年后,方有了诸如关淑怡的《Favourite Tribute》,王菲的《菲靡靡之音》,黄耀明的《人山人海》等翻唱专辑,但能望其项背者,未见。
翻唱专辑,竟成传世经典?原因何在,这之后争论频仍,记得旧年网络上颇有影响力的新浪锦瑟论坛曾经做过一个百佳选举,引得当日荣迷伦迷唇枪舌剑的盛况重现,但最终,《Salute》高踞百佳之首,真是羡煞旁人。
大碟选歌十首,取“十全十美”之意,亦是哥哥生前一向的习惯,正如哥哥在大碟封套中写下的一句“珠玉在前”,翻唱之难,难在唱出新风格,能不过不失已经是万幸,但这张大碟,奇就奇在首首都用张国荣式的演绎诠释出新的经典,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超越原唱,比如《童年时》就是最佳例子。
《Salute》之所以成为经典,究其原因,首先是一句“尽心”,用心演绎,与今日蜂拥而上的商业炒作不可同日而语,以《滴汗》煞费心机的重新编曲表现得尤为突出,然后是一份“自信”,一位乐坛王者,自然有一份超乎寻常的自信,演绎起他人作品来也表现得淋漓尽致,正如一首梅姐的《似水流年》,在哥哥的演绎之下,由女性对韶华逝去的感叹转变为男性在纷繁世事中的挣扎即可见一斑,最后不可回避的是哥哥当时在香港的人气正值巅峰,为这张大碟的风行起到不小的推动作用。
  
[十首经典]
  
窗外是疾风冷雨,手中却有清水余温,重听《Salute》,不妨将十首经典漫漫道来。
  
  
《童年时》
  
原唱者本是有"香港摇滚教父"之称的夏韶声,夏在1979年的这首作品,可算是其展露头角之作,但夏的演绎今日听来略显平坦,清劲有余,回味不足,直至十年后,经哥哥重新演绎,一唱而红,“童年时我与你打千秋想要攀月亮,你说过要我将心挂天上,何时能再与你打千秋飞到星月上,每次我看见星星也会对你想一趟”,郑国江的词配上哥哥高亢回转的演绎,当真让人感叹,“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但愿人长久》
  
原唱者卢冠廷,一直是香港乐坛不温不火的人物,亦曾为后来大红大紫的电影《大话西游》做电影原声,这首歌,如从张专辑看,不算是特别出色的一支,可能因为古文学功底颇深的唐书琛过于讲求歌词的对仗工整,反而找不到那种贴心熨烫的感觉,哥哥正值巅峰的男中音演绎起来固然是颇为悦耳,但若说以情动人则略有不及,也算是壁玉微暇了。
  
  
《纸船》
  
原唱是又一位殿堂级的人物,许冠杰,其独特的嗓音配上清新的演绎方式,留下金曲无数,这首《纸船》,张国荣亦曾坦然承认,初入乐坛之时,阿SAM是其学习对象之一,要将经典再唱出新意,鲍比达的重新编曲当记头功,使一首单纯的乡村情歌变的更加饱满,笔者并不掩饰喜爱张国荣低沉的男中音多过阿SAM略显单薄的暗嗓,但即使抛开偏爱,张的演绎亦几乎毫无暇疵,特别是一句“望船实践我这个愿,遥遥长路也不倦,直去到她身边,只求跟她一见”,唱得人心旷神怡,实在难忘。
  

《明星》
  
“当你忆起当年往事,你又会如何,可会轻轻凄然叹喟,怀念我在你心中照耀过”,沾叔的词本是道尽掌声背后明星的辛酸,但没想到,曾经反复吟唱过的一句歌词,竟一语成谶......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这首歌,若是张国荣的演绎认作第二的话,相信呒人够胆认第一,即使原唱的叶德娴也概莫能外,张将这首歌中的感叹、凄怨、酸楚、无奈演绎到无以复加的真实,给人以深深的震撼,直至张在告别乐坛演唱会最后一场强忍眼中泪水,一袭白衣,封麦而去,更留下一段绝世传奇。
  之后,亦有多位歌手在自己的演唱会上演唱这首歌表达心迹,如梅艳芳、校长、刘德华、郭富城等,但竟无一能及张演绎之万一,实在让人慨叹不已。
  
  
《从不知》
  
原唱郭小霖,这大概也是他唯一流传的一首歌曲,郭是极好的创作人,虽作品不多,但一首《无心睡眠》恐怕已经足够,哥哥的嗓音本就出众,超越原唱亦在意料之中,不过不知道,作为哥哥代表作的创作人,哥哥选这首歌是否有投桃报李之意,呵呵~~,反正笔者是听了这首歌后才去找郭小霖的原唱的:)
  
  
《滴汗》

原唱林忆莲,"Sensuality& Sensuality",这是张国荣对这首歌留下的感慨,当张国荣遇上《滴汗》,原来一切早有定数,如果没有听过张的演绎,听林的原唱,或还能激动一番,当听了张的演绎之后,才知道, *** 有很多种,不同人会欣赏不同的 *** ,但有一种,却令所有人心醉。
  
《漫天风雨》

原唱徐小凤,这首歌是笔者的心水之一,是一首电影插曲,不算是传唱得最广的歌曲,借用哥哥的原话:“我喜欢《醉生梦死》的电影,亦喜欢同类型的歌曲。”,也许可以恰如其分的表达这首歌曲的内涵,正如歌里所唱“来吧,在此刻,在这漆黑的角落,做个美梦,就算是朦胧”,那一份醉生梦死,大概恰如欧阳锋捧起那坛酒的感觉吧。
  
  
《这是爱》

原唱是香港乐坛怪才泰迪罗宾,是周润发一部电影的插曲,创作者是近期甚为活跃的姐弟林敏聪、林敏怡,这是一首蛮朴素细腻的情歌,想来那也是一部蛮传统的大时代电影,歌里这样写道:“这是爱,似骤来怕他朝骤然失去;夕阳下,百丈情思暗地俩低弄”,今日看来,颇为扭捏,但也许这就是今日我辈已无从寻觅的情愫,以张国荣当时忧郁的形象,演绎这首歌风格上本有些出入,但也被演绎得中规中矩,算是不得不失之作吧。
  
  
《雪中情》

原唱是甚有豪气的关正杰,又是一首典型的卢国沾作品,写得乾净利落,毫无沾滞,听者仿如眼前是漫天飞雪,胸中是柔情无限,这首歌,哥哥的演绎更柔情一些,更欣赏那种演绎方式,恐怕要由听者的喜好来决定,只能说,一首好歌,绝非只有一种演绎方式,呵呵。
  
  
《似水流年》

原唱梅艳芳,至今,我还曾多次与MM争论,究竟是梅姐还是哥哥的演绎更好,但就我而言,也许是先入为主,实在是将这首歌奉为哥哥的不二经典之一,皆因“我的心又似小木船,远景不见,但仍向着前”的那份坚定“,皆因“谁见命里主宰我,每天挣扎,人海里面”的那份茫然,一直觉得,1989年的张国荣,才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张国荣,张对这首歌的演绎,我只能用无懈可击来形容,那种对声音控制自如仿如潮起潮落的感觉,即使是张自己,在以后也甚少有这样的巅峰作品了。
有人说,这是喜多郎的《似水流年》,有人说,这是郑国江的《似水流年》,有人说,这是梅艳芳的《似水流年》,但在笔者的心目中,这是张国荣的《似水流年》。 

下载:

MP3》

APE:

U115网盘(268M)》

网盘2》(200M)





『 第 过客。』